您所在的位置: 侵犯著作权罪网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余谭生律师 余谭生律师作毕业于广东财经大学法学专业,取得律师资格证后专注于知识产权领域,作为当事人的代理律师在公检法办理知识产权案件过程中积极协助相关办案人员,同时亦积极与当事人接触、沟通。在多年的办案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余谭生律师

电话号码:0755-26751234

手机号码:15915344883

邮箱地址:ichatok@163.com

执业证号:14403201110381543

执业律所: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南湖街道人民南路天安国际大厦c座2402

律师文集

浅析刑法设置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罪【侵犯商业秘密罪律师】

 要:我国已经正式成为 WTO 成员 ,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制度也应当与国际接轨。新刑法虽然规定了侵犯商业秘密罪 ,但其存在着重大缺陷 ,特别是对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相关规定。

关键词:刑法;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罪

 

1997 年刑法第 219 条将商业秘密纳入到刑法保护视野乃是我国保护知识产权所推出的重大举措。然而 ,正因为是首次刑事立法 ,整个规定颇为粗疏、漏洞较多。近年来对于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研究也不少 ,主要是对该罪的客体、主观罪过、“重大损失”的认定等等。 侵犯商业秘密罪中的第三人乃是借鉴了民法中第三人的概念 ,指间接侵犯商业秘密之人。与之相对应的第一人、 第二人分别是指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和商业秘密的直接侵权人。 

 

一、 刑法设置的目的。

 

新刑法第 219 条第二款规定“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的行为 ,获取、 使用或者披露他人商业秘密的以侵犯商业秘密论。” 此种立法将间接实施侵犯行为的第三人以法律明示规定形式列为刑事追究的对象 ,在我国刑事立法中是少见的。因为我国刑法立法对于这种情况的行为大多不以犯罪论处 ,或以其它方式规定之。那么此种规定是否是刑事立法的谬误呢 ? 长昊商业秘密律师认为之所以如此立法是有其特殊意图的。

 

第一 ,在于维持整个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制度的平衡。在整个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中 ,国家对专利权、商标权的保护堪称“强保护”。国家推行严格的申请、注册制度 ,赋予权利人广泛的权利。当出现有侵权行为时 ,行为人会遭受到民事制裁、行政制裁乃至刑事追究。而国家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乃是一种“弱保护”,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权利人的自我保护。权利人必须自己采取行之有效的保密措施 ,一旦管理出现漏洞造成泄密 ,那么这就将成为国家不予保护的重要理由 ,更为重要的是商业秘密一旦遭受不法侵害极易造成整个商业秘密价值的永久性毁灭 ,秘密不再成为秘密 ,从而给权利人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因为在此种弱保护体制下不能够保证恢复受侵害的商业秘密的秘密状态 , 损失一旦造成 ,很大程度上就是不可逆转的。因此法律为了防止秘密的泄露朝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 , 为了避免商业秘密遭受侵害之后其秘密性进一步遭到破坏 ,故而设置了追究第三人刑事责任的款项。 其目的就在于通过此种规定达到调济整个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的平衡的效果。知识产权制度总体上 对商业秘密采取“弱保护” ,对专利权、 商标权采取 “强保护” ,赋予专利权人、商标权人更多的民事、行政救济手段并给予他们更大的自由活动空间。在这种前提下第三人侵犯专利权、商标权给权利人造成的损失往往要比侵犯商业秘密小得多。故此刑法设置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 ,其用意就是为了调济对商业秘密“弱保护”体制 ,防止其完全退化失灵。虽然我们仍难以说刑法对商业秘密的保护因惩治第三人而使整个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对其保护转变为“强保护”,但相形之下这是在民事法、行政法“弱保护”基础上有所增强。

 

第二 ,在于强调第三人刑事责任独立性。刑法设置此款的意义还在于要区别对待第二 人与第三人。具体而言就是要求第二人与第三人应负刑事责任大小有所不同。通过此种立法方式可以给司法者一个明确的印象:第三人虽以第二人同种犯罪论处 ,但杜绝了将第三人的间接侵害行为笼统地当作直接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之可能性 ,强调了第三人的行为是间接而非直接侵害。两者应当区别对待。

 

其次 ,也杜绝了将第三人的间接侵害行为作为与直接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共同犯罪行为方向分析的可能性。共同犯罪应当依据共同犯罪理论中的主犯、 教唆犯、 帮助犯的关系去分配责任。共同犯罪人之间刑事责任分担关系颇为密切 ,而第三人与第二人之间刑事责任关系基本是彼此独立的。再次 , 也杜绝了将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朝其它独立类型犯罪方向分析的可能性 ,如销赃罪等。

 

二、 刑法设置的合理性。

 

刑法的立意是积极的 , 但是在对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的主观罪过的设置、 刑事责任的担当、 刑罚的配置上却有失偏颇 ,给人们一种刑罚畸重的总体印象。

 

一是主观罪过方面。 219 条第二款中规定“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行为 ⋯⋯”。可见刑法所设置的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主观罪过方面既包括故意又包括过失。依据故 意犯罪理论分析 ,此处的“明知”应当包括两种故意形态 ,即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既可能是直接故意又可能是间接故意。

 

二是故意侵 犯商业秘密犯罪本来就是一种轻罪 ,过失形态的侵 犯商业秘密行为由民事法 ,行政法调处足以消弥该 行为所导致的消极影响。

 

三是从刑事诉讼成本分析 ,刑事追究过失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之刑事责任会是得不偿失的。可见作为间接犯的第三人过失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更无刑事追究的合理性、 必要性: 既然刑法都不追究过失直接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 却又要追究第三人过失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这样的刑法太过偏颇、 无理。第二 ,从刑罚处罚上看没有区分第三人间接侵犯商业秘密与第二人直接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之刑事责任大小 ,导致刑罚轻重失调。从主观恶性上讲 ,第三人的主观恶性要远小于第二人;从客观危害性讲 ,第三人其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程度 ,对权利人造成损失的可能性都要远小于第二人可能造成的。因此从理论上讲第二人应当承担比第三人更大的刑事责任 ,遭到更为严厉的刑罚处罚。然而我国刑法立法对这一事实漠然不见 ,只是笼统地规定了“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行为。⋯⋯以侵犯商业秘密论”。这必然在司法实践中造成对第三人与第二人同等处理的严重不公平现象 ,从而严重损害了刑法的权威性。

 

三、 综合上述

 

长昊商业秘密律师认为刑法将第三人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纳入到刑法调整对象之中 ,其用意在于维护整个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的平衡 ,促进对商业秘密的有效保护 ,同时达到确立第三人独立刑事责任地位的效果。然而我国的立法过于粗疏 ,难免会造成打击宽严失度、 轻重失衡的负面效应。有鉴于此 ,应当将新刑法第 219 条第二款的规定修正为: “明知前款行为 ,而故意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商业秘密的 ,以侵犯商业秘密论 ,比照前款规定从轻或减轻处罚”。

 




侵犯商业秘密罪全国知名辩护律师团——广东长昊律师事务所(唯一官网:www.supermecourt.com/Sspj/Index.html)侵犯商业秘密罪辩护律师团,专注于侵犯商业秘密罪法律服务。

多起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处理经验,侵犯商业秘密罪经侦立案、侵犯商业秘密罪证据调查、侵犯商业秘密罪司法鉴定、侵犯商业秘密罪司法审计、商业秘密罪辩护等。专注于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一条龙法律服务。

你也可以直接联系专业侵犯商业秘密罪辩护律师邱戈龙:15915344883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联系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南湖街道人民南路天安国际大厦c座2402
Copyright © 2017 www.gdsymm.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5055623号粤公网安备: 44030302001492号
联系方式: 15915344883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